听新闻
放大镜
“一号检察建议”在吴江:新闻发布会上,我院付雷检察官的讲述让人泪目
2019-09-11 14:04:00  来源: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

  2019年5月29日上午,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团省委联合举办以关爱困境未成年人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

  本次发布会,将焦点对准孤儿、父母监护缺失或无力监护的未成年人、贫困家庭未成年人、重残重病未成年人、流浪未成年人……这一特殊的群体。他们或因家庭经济困难、或因重病残疾、或因缺乏有效监护等种种原因,面临生活、就学和安全困境,成为需要社会给予特别关注关爱的困境未成年人。

  发布会上省检察院发布了9件关爱困境未成年人案(事)例:花季少女有偿陪侍,不堪侵害跳楼自杀,检察机关精准定性,依法严惩组织未成年人有偿陪侍犯罪;高考在即,少年一时冲动触犯法律,检察官精准帮教开启人生新篇章;少年人体藏毒跨国走私运输,检察机关依法惩戒精准帮教……其中的一件精神病母亲杀子案正是发生在吴江。一桩桩、一件件案(事)例,体现了江苏检察机关认真落实中央、省委和高检院的工作部署,与共青团、教育等组织、部门密切协作配合,积极履职尽责,教育、感化、挽救涉罪困境未成年人,依法严厉打击侵害困境未成年人犯罪,立足检察职能参与社会治理,共同呵护“祖国的花朵”的积极作为。

  发布会上,来自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的付雷检察官,现场讲述了他的办案故事和感受:精神病母亲杀死三岁幼儿,办案检察官给这个天堂中的孩子写了一封信《孩子,请你原谅我》,对这起刑事案件背后隐藏的困境流动儿童权益保障问题进行了深刻反思,引起社会广泛共鸣。

  他的讲述闻之令人唏嘘而动容。而司法机关和社会各界的努力呵护关爱,又使人心存慰藉而温暖。正如付雷所言,在全社会关注和努力下,愿这样的哀歌不再,痛苦不再!

  讲述人: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检察官助理 付雷

  2018年我办理了一起精神病母亲杀死三岁幼儿的案件。母亲杨某甲未婚生子后,被男朋友抛弃,生活陷入困境,情感陷入困境,出现了精神病症状。案发前一晚,杨某甲觉得租房内有毒气,于是用推车推着儿子杨某乙在户外行走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昏倒在路边,被人发现后送回租房。当天下午,杨某甲认为自己要不久于人世,产生带儿子一起离开的念头,于是用围巾勒死了儿子杨某乙。

  我从事检察工作22年,办案13年,这件案子却给我很大的冲击和震动。案情本身不复杂,但通过提审、阅卷,我了解了很多杀人案背后的细节。

  案发前,精神病母亲一直处于生活与情感的绝境当中。发病时,会整夜嚎哭,还有辱骂、打孩子的行为。而孩子呢?2017年底,杨某甲曾经带着孩子在火车站逗留了半个多月,对孩子而言,就算是不正常的母亲,也是他唯一的信任和依靠。他要一直紧紧牵着母亲的手,不离不弃。这个孩子长期处在不正常的成长环境中,直到被母亲杀死。

  当了解到这一切时,我为自己作为一名成年人,没有尽到保护幼小的天职而内疚、羞愧;我为自己作为成年社会的一员,没有对困境儿童这样的群体尽到保护责任而羞愧、内疚;我为自己作为未成年人检察工作者、作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群体中的一员,没有对困境儿童群体尽到保护责任而羞愧、内疚。

  在极度的情感冲击下,我花了半个小时写出了《孩子,请你原谅我》。

  最初我只是要与同事之间的情感交流和宣泄,也只是想在检察系统内呼吁支持起诉撤销监护权的职能能够尽早、全面铺开,从检察职能的角度为保护未成年人做出努力。但经过讨论,我和同事们认为,这个典型、极端化的个案,背后隐藏的是社会问题。应当从更广阔的儿童权益保护、社会管理、社会干预、社会福利救助的角度去思考。

  一盎司的预防胜过一磅的治疗,一项社会管理机制的完善与落实,胜过处罚一批这样的刑事案件。在领导和上级机关的支持下,我们对流动困境儿童救助问题进行了调研,上报了调查报告和情况反映。新华社记者也结合这个案件和我们的调查上报了相关情况。

  爱,总是能够得到回应的。在我们的检察建议下,辖区内相关部门着手加强流动困境儿童救助工作,通过网格化管理、多部门联动,尝试解决流动困境儿童发现难、协调难、处置难的问题。我们还一直关注民政等部门的网站和公众号,及时掌握流动困境儿童救助工作的变化进展。

  2018年5月,省民政厅、省检察院七部门联合发文《关于落实困境儿童分类保障制度有关问题的补充意见》,里面提到了多部门联动。

  2018年8月,省民政厅下发《关于抓紧基层儿童工作队伍配备信息录入的通知》,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在乡镇设立儿童督导员,在村、居委会设立儿童主任,这表明相关部门开始向基层投放人力物力,我理解为目标直指困境儿童发现难的问题。

  前天,2019年5月27日,国家民政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联合十部委发文《关于进一步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意见》,正式提出了关爱服务体系这个社会化的概念。我注意到,文件中提到了“专职部门、专职人员、协调转介、多部门联动”,这正是我们在提出检察建议时常常思考的方向。

  这是积极的信号,是希望的曙光,在全社会关注和努力下,我相信:《孩子,请你原谅我》这样的哀歌不再,痛苦不再!

  

  编辑:朱丹